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港台神算 > 读文本属性 >

世界上是先有表音文字还是表意文字

归档日期:07-0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读文本属性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要问“是先有语言还是先有文字”这个问题就像问“是先有鸡蛋还是先有鸡”一样可笑却又值得深思。

  语言是思维工具和交际工具。它同思维有密切的联系,是思维的载体和物质外壳和表现形式。语言是符号系统,是以语音为物质外壳,以语义为意义内容的,音义结合的词汇建筑材料和语法组织规律的体系。语言是一种社会现象,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,是进行思维和传递信息的工具,是人类保存认识成果的载体。语言具有稳固性和民族性。

  文字是记录人类思维的符号,是人类用来交际的符号系统。文字在发展早期都是图画形式的表意文字(象形文字),发展到后期都成为记录语音的表音文字。仓颉之初作书,盖依类象形,故谓之文,其后形声相益,即谓之字。文者物象之本,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。——《说文解字叙》。可见西方及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学说认为“文字是纪录语言的书写形式”,“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”,是错误的。因为,之前学者认为:“`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’这一论断,对字母文字是正确的、适用的,因为字母文字是表音文字,是`记录语音的形体符号’.”然而我们知道表音文字是由表意文字发展来的,而表意文字却是起源于图画,并非起源于语言,所以说文字的起源只有一个,那就是图画。

  文字起源于图画。在文字产生的早期阶段,象形字的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的意义直接发生联系。虽然每个字也都有自己固定的读音,但是字形本身不是表音的符号,跟拼音文字的字母的性质不同。象形字的读音是它所代表的语素转嫁给它的。随着字形的演变,象形字变得越来越不象形。结果是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在意义上也失去了原有的联系。这个时候,字形本身既不表音,也不表义,变成了抽象的记号。

  “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”这一论断,对字母文字是正确的、适用的,因为字母文字是表音文字,是“记录语音的形体符号”,即其造字依据是有声语言。但是,这一论断却不适于象形文字。道理非常简单,象形文字由图画直接发展而来,是经过简化、特征化的图画,本质上仍属于图画范畴。如同图画一样,象形文字反映的是客观事物的形体特征,我们可以根据其字形来直接判别它所表示的事物(即其字义),而无需借助于有声语言。因此,象形文字仅仅只是“记录人类思维的符号”,而不是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。说是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,那只是看到了文字的功效和作用,却忽视了文字的起因。象形文字是一种纯粹的视觉信息,与属于听觉信息的语言没有必然的、直接的联系,是完全独立于语言之外而存在的。

  换言之,也就是说语言和文字是表达人类思维的两种基本形式,两者是平等并行、相互补充、相互影响、相互促进的。西方错误地将文字定义为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,其结果是使人们只能看到语言对文字发展的影响,而看不到文字对语言(或者说语音)发展的决定性影响,无法解释很多常见的语言现象。

  人类早期记事方式的起源,如图画、刻木、结绳、八卦、象形文字等,与有声语言没有必然的、直接的联系,反之亦然。这些形体符号,反映的都是事物的形体特征,属于视觉信息,而有声语言属于听觉信息。图画与有声语言都源自对客观事物的简单模仿,是没有先后之分的。

  象形文字起源于图画,相对于有声语言是可以独立存在的,它只是“记录人类思维的符号”,而不是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。换句话说,文字存在和发展的目的,是为了“表意”,而不是为了“表音”。我们应从形体符号的角度去探究文字的起源,但将语言的起源归结为形体符号的产生,肯定是错误的。

  “语言是表达人类思维的声音符号”,文字是表达人类思维的形体符号。但是,文字并不是人类凭空臆造的,它最初源自图画,反映的是客观事物的形体特征,即由模仿实物之形而得。同样道理,语言是表达人类思维的声音符号,语音也不是人类所能凭空臆造的,它们必然有着客观现实的依据.也就是说语言和文字是表达人类思维的两种基本形式,两者是平等并行、相互补充、相互影响、相互促进的。

  要问“是先有语言还是先有文字”这个问题就像问“是先有鸡蛋还是先有鸡”一样可笑却又值得深思。

  语言是思维工具和交际工具。它同思维有密切的联系,是思维的载体和物质外壳和表现形式。语言是符号系统,是以语音为物质外壳,以语义为意义内容的,音义结合的词汇建筑材料和语法组织规律的体系。语言是一种社会现象,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,是进行思维和传递信息的工具,是人类保存认识成果的载体。语言具有稳固性和民族性。

  文字是记录人类思维的符号,是人类用来交际的符号系统。文字在发展早期都是图画形式的表意文字(象形文字),发展到后期都成为记录语音的表音文字。仓颉之初作书,盖依类象形,故谓之文,其后形声相益,即谓之字。文者物象之本,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。——《说文解字叙》。可见西方及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学说认为“文字是纪录语言的书写形式”,“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”,是错误的。因为,之前学者认为:“`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’这一论断,对字母文字是正确的、适用的,因为字母文字是表音文字,是`记录语音的形体符号’.”然而我们知道表音文字是由表意文字发展来的,而表意文字却是起源于图画,并非起源于语言,所以说文字的起源只有一个,那就是图画。

  文字起源于图画。在文字产生的早期阶段,象形字的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的意义直接发生联系。虽然每个字也都有自己固定的读音,但是字形本身不是表音的符号,跟拼音文字的字母的性质不同。象形字的读音是它所代表的语素转嫁给它的。随着字形的演变,象形字变得越来越不象形。结果是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在意义上也失去了原有的联系。这个时候,字形本身既不表音,也不表义,变成了抽象的记号。

  “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”这一论断,对字母文字是正确的、适用的,因为字母文字是表音文字,是“记录语音的形体符号”,即其造字依据是有声语言。但是,这一论断却不适于象形文字。道理非常简单,象形文字由图画直接发展而来,是经过简化、特征化的图画,本质上仍属于图画范畴。如同图画一样,象形文字反映的是客观事物的形体特征,我们可以根据其字形来直接判别它所表示的事物(即其字义),而无需借助于有声语言。因此,象形文字仅仅只是“记录人类思维的符号”,而不是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。说是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,那只是看到了文字的功效和作用,却忽视了文字的起因。象形文字是一种纯粹的视觉信息,与属于听觉信息的语言没有必然的、直接的联系,是完全独立于语言之外而存在的。

  换言之,也就是说语言和文字是表达人类思维的两种基本形式,两者是平等并行、相互补充、相互影响、相互促进的。西方错误地将文字定义为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,其结果是使人们只能看到语言对文字发展的影响,而看不到文字对语言(或者说语音)发展的决定性影响,无法解释很多常见的语言现象。

  人类早期记事方式的起源,如图画、刻木、结绳、八卦、象形文字等,与有声语言没有必然的、直接的联系,反之亦然。这些形体符号,反映的都是事物的形体特征,属于视觉信息,而有声语言属于听觉信息。图画与有声语言都源自对客观事物的简单模仿,是没有先后之分的。

  象形文字起源于图画,相对于有声语言是可以独立存在的,它只是“记录人类思维的符号”,而不是“记录语言的符号”。换句话说,文字存在和发展的目的,是为了“表意”,而不是为了“表音”。我们应从形体符号的角度去探究文字的起源,但将语言的起源归结为形体符号的产生,肯定是错误的。

  “语言是表达人类思维的声音符号”,文字是表达人类思维的形体符号。但是,文字并不是人类凭空臆造的,它最初源自图画,反映的是客观事物的形体特征,即由模仿实物之形而得。同样道理,语言是表达人类思维的声音符号,语音也不是人类所能凭空臆造的,它们必然有着客观现实的依据.也就是说语言和文字是表达人类思维的两种基本形式,两者是平等并行、相互补充、相互影响、相互促进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kandk-towing.com/duwenbenshuxing/7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