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港台神算 > 读信号 >

我生命的绝对小说在线阅读-许姜弋林泷小说

归档日期:07-3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读信号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已经被太阳晒成咸鱼的小编推荐,咸鱼的作者“dearfairy”的咸鱼《我生命的绝对》小说,就让我们做一天咸鱼,跟着咸鱼作者“dearfairy”的咸鱼主角许姜弋林泷一起在这个充满着咸味的世界里,当一条安静的咸鱼吧!

  门合上发出哐啷的声音,林泷才醒过神来,她刚刚明明在逛街,怎么逛着逛着就进了宾馆里了。

  好不容易把人骗出来,怎么会告诉她,其实自己是骑了近一个小时的机车过来的,车子就停在他刚刚等她的路口,明天再骑回去。

  他拿过一瓶,用纸巾擦过罐子口,揭开拉环撕开吸管包装插进去,才递给她,又打开了电视,还在放春晚。

  房间是大床房,有小客厅,林泷接过牛奶吸一口,看到他脱掉外套神情有点惊吓,“你干嘛?”

  闹完一阵,林泷坐好,半边身子挨着他,想起口袋里还有没吃完的裤子和糖,“吃橘子吗?”

  许姜弋一只手搭在她肩上,把电视各个台调了一圈,没啥可看的,就留在了中央春晚,“您给剥吗?”

  都是小橘子,林泷剥皮后分成两半递给他,谁知道他低下头直接用嘴巴接了,两片唇有意无意舔到她指尖,引起她小小的颤栗。

  许姜弋不乐意了,戳她微微鼓起的脸,“你这小姑娘,怎么糖留给自己吃了。”他不爱吃甜腻腻的东西,就是想逗她。

  她疑惑地看向他,没听懂这句话什么意思,许姜弋却已经将目光转向电视,嘴角上扬。

  “……”她无法反驳,因为她在家里也穿的单薄,窝在电暖箱里盖着毯子特别安逸。

  又过了几分钟,实在热得受不了,她只好取下围巾脱掉外套,又指了指他另一边的珊瑚毯,许姜弋拿过递给她。

  林泷今天穿了一条宽松的牛仔裤,上面搭配娃娃领的白衬衫,套着一件深咖色的针织背心,可爱单纯。

  外套放好,她甩了鞋,把腿斜放在沙发上,毯子盖好,又觉得上半身有点冷,将毯子往上扯了一点,一边肩膀靠着他坐好。

  往年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各大娱乐场所出没,今年也不例外,这一边的刘续找好了场地,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机器人告诉他对方已关机,都不用猜,就知道这厮去干嘛了。

  林泷第一次看春晚,发现节目还挺好玩,注意力全在电视上,听他这么问摇了摇头,年夜饭她吃了不少。

  许姜弋瞳孔里有明灭的光,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坏笑,压低了声音,“可是我饿了。”

  林泷今晚见到他时下意识地就觉得危险,逛街的过程中有意无意都在防备他,许姜弋却老老实实地陪她逛街,连手都没牵,她才松懈情绪,就被哄到酒店来了,进房间后防备心更重,但是快四十分钟过去他都没动手动脚,林泷又觉得自己想多了。

  没料到他竟然等在这里,此刻她有一种尘埃落定的解脱,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怕他亲上来被镇上的熟人看到。

  许姜弋双腿制住她的下半身,一只手捉住她的胳膊放在她头顶上方处,低下身就亲吻她的唇,用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未融化完的的奶糖,一股奶香味传到他的味蕾,刺激他更用力地吸允她的津液。

  察觉到她没有反抗,他松开禁锢她胳膊的手,转而抚摸她的脸和头发,唇间的力道变得温柔。

  林泷双手拢在他颈后,这无疑对他是一种纵容和邀请,他来到她的锁骨处,轻轻地咬了一口。

  他的双手缓慢地在她身上游走,一阵一阵抚摸她的背脊,又掐住她的腰,力道或轻或重,引起她时不时轻微的颤栗,身体涌上一股陌生的热,面色红润,眉眼格外娇媚。

  全身无力,虚软地躺在沙发上任他摆布,直到他的手忽然来到她的*前,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正在发育的**,胀痛的感觉让她深吸一口气,瞬间清醒,双手推他的肩,“许姜弋,我要回去了。”

  她衣服的领子不知不觉间竟然被他解开了两颗,他此时舔弄着她瘦削的肩,闻言抬头直起上半身,笑容鬼魅恣意,“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什么吗?”

  说完松开对她的掣肘,一把将人抱起两步来到沙发后面的床,林泷背对着他被按在床上。

  他像个胸有成竹的猎人,不急不缓地脱掉她的针织背心,将她的衬衫褪到胳膊肘的位置,露出白皙的背和浅粉色的肩带。

  终于可以亲吻这片白净的背,他心情大好,声音里透着愉悦,在她耳边半是威胁半是诱哄:“不要怕,不许哭,亲完送你回家。”要知道她一哭,他就只能停下来哄人了。

  林泷双手被按在床头,背对着他趴着,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知道他的唇舌对她的肩背又舔又咬,每一下都让她害怕地颤抖,憋红了眼睛,怕回家被林爸看出哭过的痕迹。

  许姜弋也不全是欢愉,入目是少女白皙细腻的背脊,侧趴着的脸被乌黑凌乱的长发遮住看不见表情,偶尔轻哼一声,他吻过之处濡湿一片,亲得用力些就泛起诱人的粉红,这一幕,和他梦境里的画面重合,刺激着他的神经,不同的是,在梦里他可以对她做任何想做的事,但当真人在面前时,他却不得不忍耐自己的欲望,因为极力克制,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。

  他喘着粗气离开她的背,将人紧紧地摁在怀里,平复身体对她的渴望,一碰她的脸,才发现脸上都是泪。

  他急得心慌,把她衬衫的领子拉上盖住后背,摸着她的头发温声安抚,“别哭别哭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

  她靠在他胸口低声地抽泣,许姜弋早就后悔了,这哪里是惩罚她,明明罚的是他自己,还是身体和内心的双重煎熬。

  林泷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,许姜弋用热水烫过毛巾,拧干给她擦脸敷眼睛,建议道:“要不今晚不回家了?”

  见她终于不再是冷冰冰的脸,许姜弋起身坐在她旁边,谁知道她立刻往另一侧挪了一个位置,这个行为深深地刺疼了他……

  不过这傲娇的样子,还挺可爱,他从桌上拿过一颗糖,撕开糖纸,递到她嘴边,她不领情,自己重新拿了一颗,剥开包装放进嘴里。

  过了一会儿,林泷觉得眼睛不那么肿了,才和他说,“许姜弋,以后别这样了,我好害怕。”

  进入一中军训的那几天,学校特意空出一个下午的时间,给新入学的高一学生普及性教育知识,林泷当时觉得这些话题离她很远没仔细听,但也知道,刚刚如果许姜弋不停下来,造成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。

  她还这么小,单纯可爱,一些有内涵的话都不敢对她说,对她做那种事,他怎么舍得。

  林泷回到家里时近十一点半,她爸还在隔壁没有回来,这次麻将之战看来确实精彩,拿出手机编辑信息,天气太冷,催他赶快回酒店。

  她随后搬了小板凳,坐在屋檐下,已经有其他住户率先点了火,黑暗的天空中,此起彼伏闪现着各色的烟花,林爸打火机挨个儿点燃引线,快速跑回屋檐下。

  十二点整,喧嚣的爆竹声达到鼎盛,夜空中尽是炸开的烟花,由上往下绽放,绚丽如白昼,照亮这人间。

  到了两个人分别的路口,灿烂的烟火依旧,火树银花之中,他仰望着夜空,侧脸好看,像是心有灵犀般察觉她的到来,他转过头,眼睛里有花火璀璨,温柔而耀眼。

  第二天初一,林泷起的很早,从家里带了煮好的饺子去酒店找他,许姜弋有当天下午的飞机去上海,然后转飞美国。

  别人的春节都忙着拜年走亲戚,林泷家亲戚很少,整个春节乐得清闲,许姜弋给她打过几个电话,但由于时差问题,她只接到了两次,而且小灵通信号不好,说了没几句就断了。

  预习新课,去包子铺帮忙,睡觉,期间陪黄一宁逛了两次街,经过药店顺便踩了个称,她撇了撇嘴,难怪人家说每逢佳节胖三斤,诚不欺她,捏了把自己的脸,好像是圆了一点。

  开学的前一天,元宵节,黄一安有一天的假期,早上乘坐最早的班车从学校回来,吃过晚饭后再坐六点半的车回铜川,林泷和他一起。

  因为高三初八就开学的关系,黄一安这次要带去学校的东西并不多,反观林泷,虽然昨天去学校报名时带了几件衣服过去,但是家里年货积压太多,林爸又不怎么吃零食,她就只能都带去,再加上一些书和装咸菜的瓶瓶罐罐,竟然塞满了24寸的行李箱。

  到寝室的时候近晚上八点半,另外三个室友都是铜川市内的,明天早上直接从家里来学校,她推开寝室的门,一片黑暗。

  幸而她昨天报完名后过来简单清理了一下,要不然今晚会忙死,打开窗户通风,桌上的手机这时候响起,看到来电人,她微微抿唇接通。

  电话这头的许姜弋笑,抬手拦下经过的计程车,“注意看手机,到楼下了联系你。”

  校门口走到寝室按他的腿长度最快也要十来分钟吧,林泷想了想,“我还是在校门口等你吧,这样快一点。”

  林泷铺好床,估摸着他也快到了,下床套上鞋子和外套,看到柜子里有他的两条围巾,她顺手拿了一条白色的。

  林泷穿了高领毛衣,见他脖子空荡荡,里面就穿了一件圆领T恤,把围巾递给他。

  这条围巾织得很宽很长,明显就是男款,许姜弋脸色瞬间沉下来,“这是哪个野男人的?”

  林泷和他说起这条围巾怎么到她手中的过程,刚好走到光线暗一点的地方,他把围巾递给她,“既然是我给你戴上去的,那你要负责戴回原位。”

  “我够不着……”这简直就是戳她的痛处,毕竟她的身高在班上已经算很高了,但是和他站在一起还是矮一大截。

  他曲着手指弹她额头,“你猜,答错了要惩罚。”都站着亲过这么多次了还估算不出来?

  把围巾绕着他脖子转两圈,同时回:“183?”比她高20厘米,不能再多了。

  每年的元宵节,文化广场上会摆放各式各样的灯笼,来看花灯的市民特别多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,再晚一点还会有政府出资举办的猜灯谜活动,这也算铜川元宵节的一项传统节目。

  许姜弋小时候喜欢跟着他妈妈来凑这样的热闹,然而看了几年下来也腻味了,他妈妈去了美国后更是没来过。

  他今天早上到的铜川,睡到下午被手机铃声吵醒,小婶让他过去吃汤圆,这才记起今天是元宵节。

  每猜对一个灯谜都有奖券,可以去现场兑奖处兑奖,每个灯谜只允许猜一次,谁先找到工作人员递答案,奖券就算谁的。

  许姜弋看到一个呲牙咧嘴的兔子灯,圆圆可爱,他指着灯示意她:“快看,像不像你?”

  找到他们的时候兑奖正好开始,兑奖处有两个,秦晋单独站一边,伍月和刘续一起。

  事情的起因是几个人来了文化广场,伍月和刘续要参与猜灯谜,被秦晋日常打击智商,刘续猥琐一笑把伍月拉到了旁边说了几句悄悄话,再回来后伍月主动要求双方比赛猜灯谜,奖券多的一方可以要求向另一方提一个要求,刘续已经想好了,他要秦晋承包他新学期的烟钱。

  很快就轮到他们兑换,伍月拿到了十三张奖券,她问另一边已经兑完的秦晋,“你几张?”

  刘续神秘一笑,“林妹妹,你这就不懂了吧,21世纪有一个伟大功能叫做百度一下你就知道。”

  伍月在这边把谜面告诉刘续,他在网吧用电脑查找答案记下来,双方配合赢了这一局。

  《我生命的绝对》,作者是“dearfairy”,小说的主人公是许姜弋、林泷,前期:目中无人脾气暴躁的校园大佬后桌VS外表高冷内心温柔的课代表前桌,从校园到社会,sc1v1,甜得要命,虐到肝疼!

本文链接:http://kandk-towing.com/duxinhao/1046.html